网站之家

www.33dir.com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之家 > 公益资讯 > 大陆首场“同志婚礼” 主角父母到场支持_公益资讯

大陆首场“同志婚礼” 主角父母到场支持_公益资讯

时间:2019-03-23 19:4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5月17日,长沙同性恋人孙文麟、胡明亮举行婚礼。孙文麟的母亲和胡明亮的父亲出席。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陈轶男/摄

“结婚证”终于来了。

婚礼开场前半个小时,这两本从武汉发货的证件才有惊无险抵达长沙的会场。不同于平常的结婚证,上面没有钢印,“有效期:一生一世。”

来帮忙的志愿者匆匆贴上孙文麟及其同性爱人胡明亮的红底免冠合影,又用黑色签字笔填上两人的名字。照片太大,几乎超过了证书的宽度。

“孙文麟和胡明亮正式确定为夫妻关系”,两本假证一本正经地宣布。虽然,连盖在上面的红色印章指代的“中国幸福委员会”都不存在。

“本证书仅供娱乐,勿作他用。”最下方印着一行小字。

尽管如此,当孙文麟的母亲将这个不具备法律效力的棕色小本子交给他时,这个一向冷静寡言的27岁男人红了眼眶,婚礼的来宾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本证书仅供娱乐”,孙文麟和胡明亮领不到结婚证,买了一本戏谑式的,贴上二人的合影。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陈轶男/摄

他们选定的“婚期”是2016年5月17日,提倡多元性别平等的“国际不再恐同日”。此时距离孙文麟试图结婚领证已经过去将近一年。在他出生的第二年,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国际疾病分类》中除去,同性恋不再被视为精神疾病,“国际不再恐同日”由此而来。

2015年6月23日,孙文麟和胡明亮带着户口本去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不出意料被工作人员拒绝。婚姻登记处主任对他说:“如果你带个女的来,我现在就发证给你。”

如今,他和胡明亮携手站上了婚礼舞台。作为中国“同性恋婚姻登记第一案”当事人,他在一个多月前向基层法院起诉了民政局,等来了败诉的结果。他们随后向长沙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决定要举办一场让社会看得见的公开婚礼。

他们还众筹发起“100场同志婚礼”项目,希望将同性恋者的婚姻诉求告诉社会。

现在,第一场开始了。

曾是一名单身主义者的他,觉得自己必须追求婚姻

为了这场未获婚姻登记处承认的“婚姻”,很多人忙了很多天。

5月15日下午,长沙库爱餐厅3楼的一扇木门背后,圆桌边的15个座位陆续坐满了人。有在校大学生、年过半百的工人,还有成家生子的“直男”。他们都是孙文麟从网上招募到的志愿者,共同参与两天后婚礼的筹备。

这是一场效率颇高的临时会议。两个半小时内,会场布置、婚礼流程、背景音乐等诸多细节被一一敲定。有人提议在婚礼后增设现场相亲环节,被以“不好掌控”的理由否决。还有人问,有没有“嘭地一下”喷彩带的东西,免费提供服务的婚庆公司负责人急得直拍桌子:“我又不是哆啦A梦,我怎么能什么都有?”

白净纤瘦的孙文麟坐在靠里面的位置,听着这些大多与他初次见面的人七嘴八舌地讨论,多数时间在安静地抽烟和嚼槟榔。

在烟雾缭绕的桌边,逐渐成型的不仅是他的婚礼,也是“100场同志婚礼”项目启动仪式。这个项目是败诉之后,孙文麟和几个朋友想出来的。他还将征募99对同性恋伴侣,为他们公开举办婚礼。

他在12岁时就发觉自己喜欢同性,3年后,中国官方才首次向世界公布有关男性同性恋人数数据。卫生部门估算,中国有500万至1000万名男性同性恋者。

26岁时,他遇到了想共度一生的爱人——比他大10岁的保安胡明亮。在他寻求真爱的这些年里,世界上陆续认可同性婚姻已有20个国家。

“我就是想让同志伴侣以办婚礼的方式来提高能见度。”孙文麟说,“让大家不能再说这个国家没有同性恋人群的存在,不能再说同性恋没有结婚的诉求。”

在遇到胡明亮之前,孙文麟从未想过结婚。自小父母离异、跟时常吵架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他,长期是一名单身主义者,直到“一见钟情”。

友情链接 Friends Links
  • 网站之家